绿色上网
跟上时代

一个集体经济“空壳村”的逆袭

要资源没资源,要资产没资产……这样的村子如何发展集体经济?2015年之前,云南省腾冲市中和镇樊家营社区就是这样一个要啥没啥的集体经济“空壳村”,在全镇的所有村(社区)里面是垫底的。

樊家营社区党总支书记、主任陈朝栋毫不避讳地说:“我刚来工作的时候,村里的账上连一分钱都没有。”社区的老人们也说:“那会儿村里穷,人也穷,别村的人都看不起樊家营,那种滋味不好受。”

现如今,樊家营已是全镇乃至腾冲市闻名的富裕村,也是全市村级集体经济发展壮大的典型村。2021年,村级集体经济收入近50万元,人均可支配收入1.13万元。大变模样的樊家营,开始收获羡慕与赞美。

短短6年时间,樊家营究竟经历了什么,又靠什么摘掉了“空壳村”的帽子?日前,记者来到这里,探寻其中的答案。

下定决心先整顿班子

时间回到2016年,樊家营社区“两委”班子换届,陈朝栋正式担任社区党总支书记、居委会主任。“一定要让樊家营变个样。”陈朝栋给大伙儿许诺,也给自己打气。

这样的底气与决定,来源于2013年至2015年,陈朝栋担任居委会主任期间为社区带来的改变。当时,对于是否担任居委会主任这件事,陈朝栋还有过一番思想斗争。他说:“改变一个人容易,可要改变一个村却很难。我是怕自己干不好。”

既来之,则安之;既安之,则干之。

可是,居委会主任的日子并没有陈朝栋想象的那么轻松。干部不团结,群众办事难,是陈朝栋最先碰到的难题。“这两个问题不解决,村里就发展不起来。”陈朝栋的认识很简单,却很在理,“一个家里要靠当家的,一个村里也得靠当家的,村干部就是当家的。”

为了解决好这两个问题,陈朝栋多次与社区党总支书记商议,最后决定先从“两委”班子内部整顿入手,通过固定上下班时间,每天打卡考勤,每月进行总结,建立奖惩机制,实现了用制度管人。

经过一年多的时间,整顿的效果渐渐显现。社区干部开始适应早上8点上班,等着来办事的群众;同时也开始习惯有事外出先请假……“那半年多的时间还是挺难的,发过脾气,也吵过架,还开除了两个人。”陈朝栋告诉记者,“后来,村里干部担事、办事、干事的状态越来越好,群众的心又被聚拢在了一起。”

集体经济的“第一桶金”

之后要做的事情,便是让樊家营摘掉“空壳村”帽子。可是,面对村里的现实条件,要从哪里入手呢?村里的干部和群众,虽然有不少对陈朝栋大干一番的想法充满信心,但也有些产生了质疑。

在陈朝栋看来,信心也好,质疑也罢,想法只有变成行动,才能证明行不行。只要坚信办法总比困难多。其实,在“两委”班子内部整顿期间,陈朝栋还完成了一件重要的事情——了解村里每一块耕地,倾听和收集村民的意见与建议。

陈朝栋说:“现在看来,这件事是非常有意义的。既认清了村里的优势,交通便利、气候条件好,大家伙儿谋发展、促增收的动力足;也看清了现实的短板,老百姓手里土地多,但经济效益很低。”

农村的发展还要在土地上动脑筋,在产业上做文章。凭借着多年从事木材生意积累的资源,又有中和镇党委、镇政府的帮助,2016年,陈朝栋顺利地为村里引进了一家名叫腾鑫庄园的沃柑种植企业。老百姓拿到每亩1000元的土地流转费时,高兴坏了。

整地拓路、拉电修渠、栽苗浇水,一时间,樊家营的田野间变得热火朝天。

或许有人会问,土地流转费和务工费都给了农户,集体经济的口袋不还是空的吗?其实不然,陈朝栋和“两委”班子早有谋划:企业不直接面对老百姓,土地流转、配套设施建设、劳务用工等全部由村集体来完成,但需要每年支付1.8万元作为村集体服务性分红。省去了很多繁琐的工作,企业自然愿意出这点钱。樊家营村级集体经济的“第一桶金”便是这么来的。

稳定机制实现可持续

有了第一次成功的尝试,陈朝栋和“两委”班子成员大胆判断,“盘活土地资源-引进优质企业-提供有偿服务-增加集体收入”这样的集体经济发展模式非常适合樊家营的实际。于是,腾和牛场、姬松茸基地、万寿菊基地、西番莲基地陆续建了起来,集体经济收入不断开源。

随着产业的扩展,陈朝栋也开始意识到其中的风险。“这些企业虽然都是经过村里严格把关的,可万一出现经营风险,最终受苦的还是老百姓。”陈朝栋说,“为确保把大家的损失降到最低,村里提出,凡进驻的企业必须根据发展规模,缴纳风险抵押金。”

如今,樊家营的这一整套的村级集体经济发展机制正在有条不紊地运行着,成效自然也很不错。当初的腾鑫庄园,目前已经发展成为集水果种植、果树认养、休闲采摘、美食体验于一体的产业综合体,每年可为樊家营集体经济创收9万元。

有了前期基础与经验,樊家营开始探索独立经营的路子。2020年,村集体成立了专业合作社,参与万寿菊产业发展,以统收统销的方式,既帮助农户解决运输难题,又形成价格优势,促进收入提升。陈朝栋说:“这是村集体经济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关键一步。”

集体经济的口袋鼓了,能干的事情就多了。社区里搞了亮化工程,一下子安装了344盏太阳能路灯;社区小学的运动场经过改建后,焕然一新;先进的垃圾热解设备,让生活垃圾实现有效处理……

樊家营真的变了,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小穷村了!但对于陈朝栋和其他村里的干部来说,这仅仅是个开始。陈朝栋说:“未来路还很长,我们‘两委’班子的任务只有一个,就是每年让樊家营变个样。”

赞(0) 打赏
转载:广新农发 » 一个集体经济“空壳村”的逆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