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击红火蚁

在自然界中,蚂蚁是一类杂食性昆虫,在农田、果园和林地里,许多蚂蚁常捕食各种农林害虫,在农民心目中是防治害虫的好帮手,被加予保护和利用。

  但并不是所有的蚂蚁都那么友好, 2004年,在广东省吴川市有个村子里蚁害成灾,田里路旁蚁巢遍布,许多村民都遭到蚂蚁的凶猛攻击,手脚被蜇咬后火辣辣地又痛又痒,很快就起泡化脓,伤痕累累,甚至有人被蜇后出现过敏休克需急救。

究竟是什么蚂蚁如此的凶猛?一份蚂蚁标本送到华南农业大学专家的手上。

华南农业大学 曾玲 教授:我们对吴川送来的蚂蚁标本进行了鉴定,通过形态特征鉴定还有分子鉴定,发现它就是国际上臭名昭著的危险性入侵害虫红火蚁。在这之前,红火蚁已经入侵了台湾,我们这个鉴定就表明红火蚁已经入侵了中国大陆。

疫情调查发现,红火蚁已入侵广东、广西、福建、湖南、香港等地。2005年1月17日,农业部发布第453号公告,将红火蚁定为我国检疫性有害生物。

原产于南美洲的巴西、阿根廷等地的红火蚁,几十年来随着国际贸易的发展,在世界上不断扩张着自己的领地,目前已经入侵到十几个国家和地区,入侵面积超过2300万公顷。那么远在大洋彼岸的红火蚁是如何入侵中国大陆的?

 华南农业大学陆永跃 教授 :我们的研究结果表明,红火蚁可能是多点多次多途径传入到中国大陆,可能直接从美国或者南美或者途径台湾香港等传入的。其主要证据有两个:一个是近十年口岸检疫,从这些地方截获了近300批次;第二个证据是我们应用分子生物学的方法,研究揭示了我们国家主要地区的红火蚁与国外这些国家红火蚁之间的亲缘关系,从而证实了它的来源。

     为什么说红火蚁是一种危险性的入侵害虫?这是由它的特性所决定的。这是红火蚁的蚁巢,它成熟时一般在地面上形成高10-30厘米,直径30-50厘米的蚁丘,内部结构呈蜂窝状。红火蚁是社会性昆虫,一个蚁巢有一头或多头蚁后和大量的工蚁和幼蚁。这些工蚁无生殖能力,负责照看后代、修建和清理巢穴、外出觅食,其中的大型工蚁负责保卫和攻击工作。一般蚁巢里还有数量不等的有翅雌、雄生殖蚁,是其种群扩张的后备军。一头蚁后每天能产出成百上千的卵,一个成熟的红火蚁种群由20~50万头多形态的蚁组成,一年能产生4000–6000头有翅生殖蚁,繁殖力非常惊人。

有翅的红火蚁雌蚁是未来的新蚁后,一般在每年的春末夏初至深秋时节,只要温度在21—32℃,土壤较湿润,天气晴朗而有微风,通常前几天下过雨,它们就有可能发生婚飞。观察表明,婚飞交配后绝大部分红火蚁在500米范围内落地建立新的蚁巢,最远可达5公里以上。红火蚁还可以借助水流,抱团形成漂筏顺流而下,遇到障碍登陆再建新巢。在自然条件下,红火蚁就是通过这些方式扩张其新的领地。

   与所有的入侵生物一样,红火蚁入侵到新的地方后,有一个适应环境和种群数量发展的过程,在这段时期人们往往难以觉察它的存在。而当发现红火蚁爆发成灾时,它可能已经入侵好几年了。

村民 甘启贤:像这些旱地的话,随时都可以踩到那个红火蚁,一不小心它就会跟着人爬上来,咬到了就会化脓、发烧其他之类的。哪一个不怕。

华南农业大学 梁广文教授:红火蚁这种生物,它生性凶猛,会主动攻击人和动物,所以在很多公共场所,它对人类造成危害,它最严重的可以造成人休克甚至死亡,这个在国内国外都有案例。它对农业生产、林业生产也是危害比较严重的,有些地方我们的农民都不敢下田了。 

红火蚁的工蚁上颚发达,腹部末端有一根非常发达的螯刺,这两个器官是红火蚁制胜的法宝。红火蚁在攻击人或动物时,先以上颚叮咬固定,再用螯刺连续蜇刺注入含有毒蛋白生物碱的毒液。

留学生 佛克斯:红火蚁的毒液对人体伤害很大,其主要由生物碱组成。毒液中还有少量的但是最致命的成分—毒液蛋白。对昆虫毒液蛋白敏感的人会因为对红火蚁毒液蛋白产生严重过敏反应而被送去就医。

红火蚁种群生存、发展需要大量的糖分和营养,工蚁常取食植物的汁液、花蜜和含糖量丰富的水果,它们还在作物上放牧蚜虫、粉蚧等可分泌蜜露的害虫,还去驱赶蚜虫、粉蚧的天敌,充当这些害虫的保护神,以取得更多的蜜露。这样更有助于这些害虫的爆发成灾,影响了农作物的生长。

红火蚁入侵造成多方面的危害,它取食作物的种子、果实、幼芽、嫩茎与根系,影响庄稼生长;它叮咬禽畜造成伤害;它常把蚁巢筑在电器、通讯设施中引发断路事故。

红火蚁入侵对生态系统的影响尤其严重,它竞争力强,大量捕食入侵地的无脊椎动物,明显降低了其他生物的种类和数量,而对本地蚂蚁像弓背蚁、举腹蚁、大头蚁等,红火蚁采取了驱赶和杀戮行动,它们利用上颚和螯刺等武器消灭对手,从而迅速成为入侵地主要或单一优势种。 

华南农业大学 梁广文教授:在这个红火蚁入侵的地方,我们原来本地的蚂蚁种类很快被替代了 而且种类越来越少 从而影响整个系统的生物多样性,由于这个红火蚁的竞争力非常强,而且它的群体,这个社会性的昆虫。所以对生态系统的危害将来会产生什么事情,现在还要继续研究。 

红火蚁的危害如此猖獗,我们要怎样应对它的入侵?首先,我们要了解红火蚁的发生情况:它的巢在哪里?数量有多少?发生范围有多大?要弄清楚这些问题必须进行广泛系统的疫情监测调查。

农田、绿化带、苗圃、荒地、垃圾场、废品回收场所和港口码头等都是红火蚁发生的高风险区。调查人员在蚁丘较明显的区域可以采用目测法检测,观察记录一定区域内红火蚁的蚁丘数量。

在蚁丘不明显的区域可以使用诱饵诱集法,采用红火蚁最喜欢吃的火腿肠作为诱饵装在小瓶子里,紧贴地面放置30分钟,即可检查有没有红火蚁。

华南农业大学 许益镌 副教授:通常我们以蚁巢的数量统计,工蚁数量的诱集去了解我们田间红火蚁发生的情况,这样对防控具有针对性的这样的一个指导意义。另外在我们施完药之后,我们也需要进一步进行监测,去调查了解我们防控的效果。

专家们经过深入研究,根据红火蚁发生危害的特点,已制定了《红火蚁疫情监测规程》国家标准,在全国发生区推广应用。

要阻绝红火蚁的入侵,控制其扩张为害,必须有科学的策略与技术。首先在出入境口岸对入境的货物严格执行红火蚁的检疫,是把好国门的第一道关。

在国内绿化植物的种植和调运过程中,针对红火蚁的检疫与处理也是必不可少的环节。许多地方发生疫情后对虫源的追溯都指向了带土绿化植物的调运,要阻截红火蚁的传播扩散,必须从源头上控制。

华南农业大学 曾玲 教授:我们经过调查,发现花卉苗木场、草皮种植基地是红火蚁最喜欢筑巢的地方。这些带土的绿化植物携带红火蚁的风险极高,是目前国内红火蚁快速传播的最主要的途径。因此抓好这些绿化植物苗木基地的红火蚁的检疫与防控,就是最好的从源头上进行控制。

红火蚁的科学防控,强调在全面监测的基础上,抓住重点区域,重点时期进行药剂防治。春末夏初红火蚁开始大量繁殖前是防治的最好时机。对于高风险容易发生伤人的区域要尽快处理。

药液灌巢是降低红火蚁数量最快的一种方法,可采用高效氯氰菊酯等来处理。

先在蚁丘外围施约30厘米的药液带,防止红火蚁外逃,然后把药液直接浇在蚁丘上,药液一定要湿透整个蚁巢,这是防治成败的关键。这种方式需要大量的水还较费力。

当发生区的蚁巢密度较高时,使用粉剂法处理更方便。在食用时先在蚁巢周围撒上一圈粉剂,封堵住蚁巢周边的蚁道,防止红火蚁外逃。

挖开地面上的蚁丘,当红火蚁蜂拥而出时,迅速撒上粉剂。沾满粉剂的红火蚁钻回巢穴后,与其他红火蚁通过身体接触,不断的将粉剂传递给另外的个体。这样经过5到10天可杀灭85%到90%的红火蚁蚁群。

俗话说擒贼先擒王,防治红火蚁的首要目标是杀灭蚁后,才能抑制蚁群继续繁殖扩张。采用毒饵法灭除蚁后就更具优势了。

红火蚁成蚁虽然有锋利的上颚,可以咬碎各种坚硬的固体食物,但在它的咽部有个筛状的结构,不能通过固体食物,所以工蚁要先把固体食物喂给幼虫来消化,幼虫把食物从固体消化成液体后,再由工蚁喂给蚁后,并与其他工蚁分享,这种行为方式叫交哺。

研究人员选择红火蚁喜欢的食物,然后配上微量的药剂制成毒饵,让红火蚁不断的搬回巢里享用。当发生区的蚁巢明显密度较低时,可采用毒饵对蚁巢进行单个处理,方法是在距蚁巢约50厘米半径处撒上一圈毒饵,或环绕蚁巢点状施用。要注意的是施药过程中不要触动干扰蚁巢,否则影响防效。

当发生区的蚁巢不明显,但发生面积较大时,可用手或洒播器将毒饵均匀的洒在地面上,毒饵应在地面干燥时施用,下雨和低温会影响防效。毒饵诱杀是一个作用较缓慢的过程,因为毒饵的活性成分是慢性胃毒作用物质,工蚁需要一定时间才能将足够的毒杀活性成分传递到蚁后。

专家们指出,对于红火蚁疫情严重的区域,还可以采用毒饵和粉剂结合使用的两步防治法,效果更好。第一步是根据疫情监测结果进行全面防治,在蚁巢高密度区域全面撒施毒饵,对低密度区域进行局部点施毒饵。施药后的2到3周采用诱饵诱集法监测红火蚁的种群数量变化,同时抽样挖巢 ,观察蚁后是否存活,来评估防治效果。

第二步是根据防效评估结果,对人发现红火蚁的局部区域进行重点防治,只诱到工蚁的区域施补毒饵,有明显蚁巢的区域补施粉器,在第二步处理后的3到4周再进行防效的调查评估。实践证明采用两步防治法可有效的控制红火蚁疫情,目前在国内的高风险发生区红火蚁已经得到有效控制,大部分发生区的红火蚁种群数量大幅下降,危害程度不断减轻,也有一批蚁点已陆续被根除。

华南农业大学 陆永跃 教授:红火蚁的防控工作是全民参与的事情,需要民众和政府共同努力。因此我们要大范围努力开展红火蚁的技术传播和培训工作,提升民众的防控能力和知识,这样才能搞好我国的红火蚁防控工作。

红火蚁的防控是一项长期而艰巨的工作。科学研究告诉我们,入侵生物一旦定植,要将其完全彻底消灭是非常困难的事,但控制其疫情和危害却有许多成功的事例。我们对红火蚁的防控实践证明,只要人类掌握了科学技术,红火蚁哪怕再凶猛也是可防可控可治的。

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广新农发 » 阻击红火蚁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