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上网
跟上时代

长江禁渔令下,这些渔民成功转型,拥有了新职业!

长江流域禁捕是为全局计、为子孙谋的重要决策,而妥善安置渔民转产就业,事关长江禁捕退捕的成败。当前工作已取得阶段性成效,退捕渔民落实社会保障16.87万人,占核定任务量的93.32%;转产就业11.84万人,占需转产就业人数的93.57%。

上岸后的渔民转向了何处?他们的新职业是啥?

留在江面,当起了清漂员

在长江中游巴东段,退捕渔民冯凯像往常一样穿行在江面上。和以往不同的是,他手里的捕鱼网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打捞杆。 冯凯今年57岁,祖祖辈辈都在江面劳作、生活,如今船只离了江,但他对长江的深厚感情并未褪去。禁捕后,他选择继续留在江面,当起了清漂队员。“母亲河需要大家一起保护,就算不给工资,尽义务也要做。”冯凯说。

发挥个人特长,维修电缆线

在湖北省襄阳市襄城区周家冲社区,8月份刚上岗的李青华正忙着给一些居民楼更换老化了的电缆线。他对自己的新岗位很满意,干起活来也特别起劲。  50岁的李青华十几岁就上了船,以捕鱼为生。汉江襄阳段全面禁渔后,他上岸了。捕鱼时,经常要对船只修修补补,李青华对管道维修、电焊和船上的电缆线、电器维修也都有“两下子”。上岸后,社区根据他维修“多面手”的特长,聘请他到社区上班。他的妻子选择自主创业在社区开了家文具店。 几十年来,李青华夫妻俩第一次不再依靠捕鱼来维持生计。

定点上班,成为外卖员

快到午餐时间,江西省南昌市新建区南矶乡红卫村村民邱会松正忙着将餐桌上的盒饭打包装车,送到附近的学校。 禁捕退捕后,邱会松来到城区的一家快餐配送企业上班,负责配餐和送餐工作。“这几年捕鱼收入越来越少,上岸后在这里有了稳定的收入,每个月工资5000多元。”邱会松说,现在每天有固定的上班时间,不用再跟湖里的风浪“较劲”

学习新技术,种起了柑橘园

“退捕后我经营了一个果园,再不用冒着风雨坐船捕鱼,生活比过去惬意多了。”9月24日,巫山县大昌镇马渡村,柑橘树陆续挂果,退捕渔民张福林正忙着给果树施肥、疏果。 江边出生,靠江长大,五十多岁的张福林对长江有着与生俱来的感情。大约五六年前,他已明显感到,长江的鱼越来越少,长江鱼类的大量减产严重影响到张福林一家的生计。 2017年,老张在政府的引导下尝试退捕转产,拿出30余万元积蓄在江边发展柑橘种植,“政府免费提供了1万余株默科特柑橘种苗,还定期派遣农技专家深入果园,手把手教我种植技术,让我从一个‘门外汉’变成了种植能手。” 去年,张福林种的柑橘树首次挂果,靠着政府搭建的“线上+线下”销售平台,他一共挣了20余万元,“以前还担心上岸后没收入,现在自己搞果园,日子过得安稳又有盼头。” 世世代代水上漂的渔民 上岸后能否找到新生计, 决定着长江退捕工作的成色。 自工作开展以来, 政府全方位引导退捕渔民转产就业, 送政策、送技术、送服务, 让渔民退得出、稳得住、能致富! 来源:新华网、重庆日报、恩施日报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广新农发 » 长江禁渔令下,这些渔民成功转型,拥有了新职业!